你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灯谜源流 >> 萍社同人灯谜综述
萍社同人灯谜综述
来源:“浮香斋谜艺公众号 作者:”顾 斌  时间: 2018/8/11 12:16:39

海上灯谜盛行于清同光年间,出现过文隐谜社、玉泉轩谜社等灯谜组织,并有《文虎》(葛元煦)、《馀生虎口虎》(葛甡)、《日河新灯录》(姚福奎等)等谜著问世。萍社成立于清末,谜家众多,各擅所长,商灯竞技,坚持了十四年之久,可以说把灯谜玩到了极致。

鸦片战争后上海开埠,涌入大量外来人口。一些文人墨客,在工作之余,常雅集于茗肆,以灯谜为消闲助兴,萍社即诞生于茶社。此后雅好此道者不断加入,萍社更形发达,成为二十世纪最大的灯谜社团。海派灯谜能够独树一帜,萍社起着关键性的作用,用“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”这八个字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。已故谜家汪永生曾写有一篇《谈海派灯谜》,剖析了海派灯谜的特点,通过阅读萍社同人的灯谜,亦有助于对海派灯谜作更进一步的了解。

汪永生说,海派灯谜有着多元化的结构,“上海人是一个复杂的群体,方方面面皆呈多元化特征。”我认为,其多元化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的不同:

第一,不同地域,使得海派灯谜能够兼收并蓄。《萍社同人灯谜笺注》共收录54位谜家谜作,其中已知籍贯的有45位,这里以出生地为统计,浙江19位,江苏10位,上海6位,江浙沪地区占了半数以上,其他分布的省份还有安徽、广西、贵州、北京、河南、湖南等地。而且就江浙地区占多数的省份来看,江苏以苏州居多,浙江以湖州居多,毗邻上海。长三角地区带动了上海的发展,上海辐射长三角地区,地区之间互相影响、互相包容,灯谜亦然。江南水乡具有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,文化底蕴深厚,给海派灯谜的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。萍社的不断壮大,如海纳百川,以包容性的气度,形成海派灯谜独有的风格。

第二,不同阶层,使得海派灯谜能够水乳交融。萍社由报界耆宿孙玉声和著名编辑王均卿等人发起,报界、编辑的同行相互影响,如徐枕亚、王楚香、王毓生、朱觉庵、刘文玠、许东雷、周忠鋆、施济群、徐元芳、曹绣君、薛寒梅等人纷纷加入。孙雪泥是孙玉声的大弟子,从事美术,徐行素是孙玉声的助手,也都受到了孙氏的影响。文人、小说家有陆澹盦、陆律西、郑逸梅诸辈,诗人有陈夔龙、姚劲秋、白中垒、汪处庐、贾粟香诸辈。他们多才多艺,“一专多能”,例如孙玉声、徐枕亚等兼擅报人、小说家、诗人,文艺范十足。姚劲秋来自典当行,贾粟香来自教育界,吴莲洲来自医学界,职业的多元化,造就了海派灯谜丰富的内涵。更有陈夔麟(逸石)、陈夔 龙两兄弟,以及况周颐等前清遗老,寓居海上,以灯谜自娱,萍社兴旺发达,更无以复加。

第三,不同风格,使得海派灯谜能够异彩纷呈。萍社谜家中,进士有陈夔麟、陈夔龙、陈福荫(勉庵);举人有姚劲秋、许东雷、陈亦陶、步林屋、况周颐、杨逢辰等人,他们都经过旧式教育,文化水平较高。而清末废除科举,人们不再视考取功名为唯一正途,很多文人经历过新式教育。新旧交替的时代,教育方式的不同,繁衍出不同风格的人才。同样,不同的地域、不同的阶层、不同的兴趣爱好,身处于不同的环境,也会有不同的灯谜风格。如对书本的熟悉程度,孙玉声《海上文虎沿革史》有云:“当日萍社健将,书本之熟,各有专门,如蒋山佣、张辛木辈则熟于五经,徐枕亚、陆澹盦辈则熟于西厢,贾粟香、谢不敏辈则熟于唐诗,叔衡则尤熟于昆目,似均各占一席地。”对制谜的手法,陆律西《含犀霏玉轩谈虎》则说:“至萍社诸人悬谜既久,每人所制不下数千条,如诗文然,各有作风,自成一家,同人一见即知为何人所作,不必问值社为何人也,如和卿之谜以通脱胜,涤源之谜以深奥胜,粟香之谜以俊逸胜,墨斋、勉庵之谜以典雅胜,觉庵之谜以幽默胜,毓生之谜以纤巧胜,而余所制之谜则社中咸以‘冷隽’二字评之,盖笔性如此,作者亦不知其所以然,并非有意为之也。”

让我们来分析一下陆律西所说的话。张宗羲(和卿)之谜,通脱不拘。如“再蘸而纵欲无度(汉文)此后汉所以倾颓也”,讥讽女子再嫁而不知节制,诸葛亮《前出师表》中的文句陡然一变,别解后情趣甚浓,清新脱俗。朱觉庵之谜,幽默风趣。如“不意拳母,乃生锥儿(四子)养其小者为小人”,养本指护养,别解指生养,孟子的话,本意是指护养身体细微的部分,而忽视重要的部分,是见识浅狭之人,却理解成娇小的女人养了个细仔,读罢令人哑然失笑。陆氏所说其他几位谜家的风格,读者也可细细体会。

再譬如,步林屋嗜京剧,常以京剧题材做谜,“张义钓龟”射易经“得金矢”,出自《钓金龟》剧情;“打金枝”射左传“不去庆父”,以《打金枝》拢意扣合;“解释”射京戏目“佛门点元”,谜面别解得底。刘卍盦喜做词牌名,著有《饮水侧帽词目谜全》,薛寒梅爱制三字经,著有《三字经谜全》,他们的谜作大多选录于此。这就是兴趣爱好不同使然。

同一首诗,发散思维后,做出来的谜也不同。如王昌龄《闺怨》诗,徐枕亚以“丈夫何患无妻”射“闺中少妇不知愁”,徐城北以“闺中少妇不知愁”射四子“内无怨女”;“忽见陌头杨柳色”,白中垒射诗经“其后也悔”,张宗羲射唐诗“闺中只独看”;许东雷以“夫婿觅封侯”射诗经(卷帘)“职思其外”,姚祝萱以“悔教夫婿觅封侯”射四子二句“不愿乎其外,索富贵”。甚至于相同的典故,放在今天大家也许陌生,引用后却大相径庭。如唐时武则天的男宠张昌宗,时人称为六郎,杨再思巴结他,说:“人言六郎似莲华,非也;正谓莲华似六郎耳。”莲华即莲花是也。张宗羲以“貌似六郎”射京戏目“莲花化身”,况周颐则以“乃莲花似六郎耳”射四子“君子哉若人”。信手拈来,皆成佳制。

那么,萍社谜家的谜作能不能进行归类?孙玉声给出了解释:“综计社友数十人中,其制谜派别,迥不相同,要不外运典与轻灵二途。运典之谜,虽曰难射,果能明其出处,则亦十得八九;若轻灵之谜,看似空洞无物,毫无着手,反觉其难。如陈君逸石之谜,则以运典著,而每逢当社,揭去之谜,恒至六七十条之多,此其明证也。如枕亚、毓生、行素等则大率为轻灵一派,而当社之夕揭去者,多亦不过四十条左右,甚有少至二三十条者,其故可思矣。”擅用典实者,还有陈福荫,李笠僧称他:“镕经铸史,学有根基,灯虎虽小品文,亦足见其功力。”同为进士的陈夔龙,风格与其兄陈夔麟不同,笔者翻阅他的谜作,几乎找不到以成句挂面的灯谜,也许他本身就是位诗人,与樊樊山一样喜欢自拟谜面,“以之著谜则驱使轻熟,优入圣域。”如“佛门设饯客途长”射四子(卷帘)“修其祖庙”,“凤坡遗恨何绵绵”射三字经“失统绪”,谜面就富有诗意。再来说轻灵一派,如徐行素之“黑店”射书经“肆不正”,“有钱有势”射地名“富阳”,扣合简洁明快,谜味十足。

孙玉声以《春谜大观》未得萍社纯粹之作品为憾事,《萍社同人灯谜笺注》概括性的收录了萍社谜家们的代表性谜作,弥补了这一缺憾。当然,由于费只园、张杏荪、朱大可等谜家的谜作存世量较少,此次未能收入。即便如此,本书收录的谜家数量之多、谜作之巨,亦非常可观。海派灯谜博大精深,透过此书,或许可窥一斑而知全豹。

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灯谜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。
友情链接:长安文虎社 | 上海灯谜网 | 南通群艺网 | 浦东灯谜网 | 辽宁灯谜网 | 红头船谜社 | 中华灯谜文化网 | 石狮灯谜网 | 保定灯谜网 | 谜材网 | 苏州灯谜网 | 南京灯谜网 | 风云谜社 | 游子呤谜社


技术版权:大师网 声明:本网所发信息若涉及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断开链接。联系人电子邮箱:296412087@qq.com

Copyright 2011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