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轶事趣闻 >> 《小说林》中的灯谜
《小说林》中的灯谜
来源:会刊《中华谜艺》第46期 作者:顾斌  时间: 2016/8/10 20:04:37

小说林社创办于1904年,由曾朴、徐念慈、丁祖荫等合资创办。《小说林》杂志于光绪三十三年正月(19073月)在上海创刊,曾朴任经理,徐念慈、黄人任主编,以“提倡著译小说”为宗旨,大量召集小说方面的人才,建立创作者及翻译者群体,出版创作小说及翻译小说。《小说林》是由一帮江苏常熟人创办并主持的,共出12期,后因徐念慈的逝世、经营不善等原因,至光绪三十四年九月(190810月)停刊。曾朴(18721935年),字孟朴,号铭珊,清末民初小说家,出版家。徐念慈(18751908年),原名蒸乂,字念慈,著名翻译家。丁祖荫(1871-1930年),字芝孙,号初我,学者、藏书家、文学家。黄人(18661913年),原名振元,字羡涵,中年更名黄人,字摩西,作家﹑批评家。

趣味性和娱乐性是当时许多报刊杂志都必须要具备的特征,从当时整个社会的形势来看,报刊杂志走向娱乐性已经是一个总体趋势了。刊登灯谜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加杂志的趣味性和娱乐性,而将娱乐性发挥到极致的就是上面的灯谜等文章。《小说林》第4期刊出“募集文苑杂著”启事,声明“以图书代价券酌量分赠”。灯谜也只作点缀作用,占用篇幅较小,杂志社明确表示不付给稿酬,刊登此类诗文杂著只适量赠给样书或书券,“以酬雅意”。

《小说林》从第5期开始登载灯谜,放在“文苑”栏目,正文处,“射虎集”题下有编者按语:“秋高草枯,林深月黑,腥风四吹,厥有虎气,弯弓盘马,射之中的。游戏笔墨,文人不弃,辑射虎集。”一开始先载灯谜,下一期揭晓谜底,到了第9期开始直接公布谜底。第512期仅第8期没有灯谜,共刊有谜作228条(补梅屋主谜5条重复未计),其中补梅屋主谜(KH生)登有4期共61条,其余都是只刊载1期,他们是:菊社谜29条、桐影斋谜10条、寄桐轩谜(渐生)6条、兆公谜10条、觚庵谜(觚庵)11条、稼轩谜剩(情侠)20条、双茝室灯虎9条、少云谜24条、啸月楼主谜30条、特立馆主谜6条、古愚斋主人谜12条。为了增加杂志和读者之间的互动性,在第9期和第10期还设有画谜供大家猜射,猜中者还有奖励,虽然从现今角度看这些画谜充其量只能算是智力游戏,但这种互动也将趣味性推向新的高度,同时也增加了杂志的销量。

《小说林》第11期的啸月楼主谜,绝大部分在张玉森编辑的《百二十家谜语·啸月楼谜虎》(1906年)中可以找到,这说明啸月楼主谜是旧作。而《小说林》第9期的稼轩谜剩、双茝室灯虎和第10期补梅书屋谜被收入韩少衡编辑的《百家隐语集》(1914年之后编辑)中,分别命名为:稼轩谜剩、双茝室隐语、补梅书屋谜语,且排序完全相同,其中补梅书屋谜最后3条谜未收入。

杂志中灯谜以四书五经为主,还有一些字谜、红楼梦人名、志目、六才等传统谜目。其中一些谜作反映清朝时事,如:菊社谜“联军踞京(杜诗一联)王侯第宅皆新主,文武衣冠异昔时”,指19005月至19018年八国联军侵华驻军事件;补梅书屋谜“小拳匪(书经一)父义和”,指义和团运动,义和团又称义和拳;还有寄桐轩谜“堂堂中国无完土(姓一)尚”、兆公谜“政府因江浙借款问题,以合同示代表(四书二句)人将拒我,如之何其拒人也”,等等。《小说林》为革命派刊物,积极倡导和鼓吹资产阶级民主自由,歌颂资产阶级革命,在灯谜中也有所体现,少云谜“革命主义(物一)扑满”,直指清廷,在那个年代敢登出这样的谜需要有足够的勇气。

小说林社因为管理混乱而倒闭了,加之人们没有档案意识,以及防止遭受清廷迫害等原因,当时流行笔名创作,这给我们今天考证这些作者带来了很大的难度。同时由于资料缺乏以及前人对于近代报刊作者的忽视,对作者的考证辨析显然是一项繁琐而复杂的工作。笔者试图就杂志上留下的灯谜作品作一番考证,以飨同好。

一、补梅屋主谜

首先是刊载最多的补梅屋主谜,这是邃汉斋主薛凤昌的别名,而其灯谜作品是以江苏吴江薛凤昌、金松岑等谜人为代表的谜作。薛凤昌(18761944年),原名蛰龙,字砚耕,号公侠、病侠,教育家、谜家。金松岑(18731947年),原名懋基,号壮游、鹤望,国学大师、谜家。补梅屋主谜61条谜作在薛凤昌所著《邃汉斋谜话》中大量出现,计有32条之多,另有8条其他谜作在《邃汉斋谜话》中也有收录,补梅屋主谜中明确薛凤昌谜作的有8条(后面括号内为笔者注):

升冠格脱靴格(字一)卜

子路季氏(集四书二)颜渊后,阳货先

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(易经一)为坚多心

五关斩六将,千里走单骑(四书一)求备焉

二分(四书一)其惟春秋乎

八卦(诗经一)匪用为教(原载错底“匪以为教”。)

浪费浪用(古人名)钱若水

懊侬歌(诗经一)乱我心曲(《邃汉斋谜话》:“‘乱我心曲’,有以‘必’字扣之,余曰:不若扣之以‘懊侬歌’。”)

金松岑谜作5条:

宝姑娘私扣怡红院(古美人名一)薛夜来(扣,吴语,去。)

红娘随我来(诗经一)有莺其领

呆大新官人(礼记一)敢问何谓成亲

姊妹商量不嫁夫(书经一)我二人共贞

桃花扇(美人一)红拂

薛凤昌的胞兄薛凤钧(字淦夫)谜作2条:

午香(礼记一)吾未之前闻也

读《刘后主传》(四书二)然后知生于忧患,而死于安乐也(孔剑秋著《心向往斋谜话》(1922年)言此谜露春:“露春之谜,古本间亦有之,惟不名一格耳。”)

王筱同谜作1条:

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(古人名一)商容

沈中路谜作1条:

闻说康成读书处,而今剩有劫余灰(四子一)不其然乎

王啸桐谜作1条:

塞翁吟(诗经一)思马斯作

另有14条谜作未明确作者:

褒公鄂公毛发动(四书一,梨花格)门人惑(褒公即尉迟恭,传统门神,底按“门人霍”解,霍指方言抖霍。梨花格现今实为粉底格。)

力(四书二)二之中,四之下也

扬州明月(四书一)三分天下有其二

伍奢(流品名二)生员、和尚(张玉森编《百二十家谜语·杏芬谜语》(1906年)刘以焜作:“生员和尚(左一)伍奢”。王均卿编《春谜大观》(1917年)辛木作:“奢(称谓二)生员、和尚”。顾震福收集亡友薛宜兴谜作《跬园谜刊三种·凡民谜存》(1932年):“伍奢(社会流品三)举子、生员、和尚”,不知是否后出转精。)

棋盘街(四子一,系铃格)行之而不着焉(棋盘街为小说林社的发行所所在地。稼轩谜剩另有一谜:“棋盘街(字一)躇”。)

乃告太王、王季、文王(六才一)说哥哥病久

御沟流叶(书名)韩诗外传(唐景崧谜集《谜拾》(1893年):“红叶御沟流(书名)韩诗外传”。)

戏叔(四子一)彼以爱兄之道来(实出唐景崧谜集《谜拾》。)

玄都观里桃千树(六才二)将一座梵王宫,化作武陵源(谜底“源”原作“原”。)

御史参劾(左传一)从台上弹人(《邃汉斋谜话》:“都御史上白简”射“从台上弹人”。)

合欢被(书经一)鳏寡无盖

梁夫人双骑出关(诗经一)并驱从两狼兮

系(诗经一)无思不服(据沈中路著《谈虎》(1932年)此谜为薛凤昌作。)

乐只君子(四书一)小人长戚戚

薛凤昌与金松岑都是吴江同里人,关系密切,共同创立“自治学社”和“理化传习所”,并在吴江组建灯社(谜社)。说起薛凤昌、金松岑与小说林社的关系,也非同一般。维新变法时期,曾朴在上海和变法人士以及资产阶级改良派金松岑、黄人等人接触,此后在沪经营丝业失败,转而创办小说林社。晚清著名长篇谴责小说《孽海花》最初由金松岑创作,金氏后来交由曾朴修改续写在《小说林》发表。小说林社除了办刊《小说林》之外,还有《女子世界》、《理学杂志》两种杂志,金松岑与小说林社股东丁祖荫同是南菁书院的校友,因此两人关系也很要好,金松岑于1903 年出版了《女界钟》,提倡女子解放,他在女界有很高的声望,因此丁祖荫邀请他撰写《女子世界》发刊词。190612月《女子世界》停刊,改办《理学杂志》,丁祖荫是发行人,薛凤昌担任主编,金松岑也是重要供稿人之一。作为主编,薛凤昌在《理学杂志》上发表过很多文章。另有薛凤昌译著的小说《离恨天》和金松岑参与翻译的小说《恩仇血》均由小说林社出版。在《小说林》里面的广告也经常会出现“《中学化学》,吴江薛凤昌编,定价六角”字样。《理学杂志》与《小说林》一前一后创办,薛凤昌、金松岑等人参与小说林社杂志的编辑工作,在《小说林》上发表灯谜也就理所当然。

二、菊社谜

接下来再看其他署名的灯谜,也有很多与薛氏有关。菊社谜中的4条收录于《邃汉斋谜话》:

结绳而治(书名一)古微书(《邃汉斋谜话》中明确顾友兰作。)

一二梅花烘夕照(诗经一)三五在东

其实皆什一也(四书二)万取千焉,千取百焉(《邃汉斋谜话》:“‘万取千焉,千取百焉’射‘其实皆什一也’,此谜之通于数学者也。”)

汉书八表天文志(红楼人名一)赖大家

2条与常熟谜家徐枕亚有关:

杨柳千条尽向西(词牌名一)东风齐着力(徐枕亚著《枕亚谈虎录》(1914年)列为旧谜。)

飞蚨(古人名一,卷帘格)钱起(《枕亚谈虎录》:谜之呆诠者,味同嚼蜡。然用意能深,出语不俗,亦足制胜。余尝以自制之谜,入于呆诠一派者,自为甲乙,如“飞蚨”射“钱起”……)

徐枕亚(18891937年),名觉,字枕亚,江苏常熟人,小说家、谜家。如果说他在《小说林》发表灯谜作品的话,时年19岁,也并非没有可能。

2条其他谜书收录:

天衣无缝(四书)不知所以裁之(吴钰编《隐语萃菁》(1908年),同一年。)

冉有仆(诗经一)我徒我御(费源著《群珠集》(1780年)。)

三、桐影斋谜、寄桐轩谜、兆公谜

桐影斋谜中有1条收录于《邃汉斋谜话》:

汉献帝授受(古人名二)刘放、魏收(《邃汉斋谜话》:“汉献帝禅位”射“刘放、魏收”。)

寄桐轩谜中有2条收录于《邃汉斋谜话》:

起码二元(四书句一)少则洋洋焉

退婚凭据(书名一)前汉书(《邃汉斋谜话》为其所作:余于己酉春,出灯里中,有“退婚证据”射“前汉书”一条,盖沿《齐书》“何物汉子”之旧也,当时同在灯下者,为之哗然大笑。)

兆公谜中有1条收录于《邃汉斋谜话》:

大洋五百(古人名一)员半千(《邃汉斋谜话》:“员半千”(人名),有以“五百元”扣之,余曰:不若扣之以“殷二百、周三百”。)

以上充分的论据可以证明,《小说林》总计刊载灯谜才200余条,而被收入《邃汉斋谜话》多达40条,可见薛凤昌不仅参与提供谜作,而且还把在《小说林》中所看到的灯谜加以引用,收入谜话。

四、觚庵谜

觚庵是谁的别名字号,目前学术界有两种定论。一种认为是晚清诗人俞明震,另一种认为是《小说林》主编徐念慈(参见栾伟平:《〈觚庵漫笔〉作者考》)。俞明震(18601918年),字恪士,号觚庵,祖籍浙江山阴(今绍兴)人。俞明震1907年起担任江西赣宁道,以其清廷官员的身份为传统上被鄙为小道的小说写评论,可能性不大,因此笔者更倾向于徐念慈。而且俞明震在1903年参与查办“苏报案”,这也与《小说林》反清革命思想不符。徐念慈作为《小说林》的主编,学贯中西,以觚庵的笔名发表《觚庵漫笔》和灯谜,并且制谜对他来说也不是件难事。此组灯谜发表于1908年初,而在当年7月因旧病复发,误服猛药而卒,年仅34岁。现将觚庵谜摘录如下:

竹醉(诗经一句)君子有酒

桃花颜色(四书一句)夭夭如也

山膏骂人(四书一句)申申如也

月经不转(六才一)夫人失信

跪池(六才二)将小姐央,夫人央

看!看!!看!!!(四子一)皆举首而望之

天后(四子一)克配上帝

纣率其旅若林(四子一)殷之未丧师

铸庄山之铜以为币,庄字疑避讳(四子一)其严乎

考官(诗经一)百僚是试

鞠躬脱帽握手(书经)如西礼

五、稼轩谜剩、双茝室灯虎、少云谜

这三位作者以及啸月楼主谜、特立馆主谜、古愚斋主人留下的线索不多,均无从考证作者。仅有的一些线索只能从其他谜著中找寻,稼轩谜剩有1则谜在顾震福辑《跬园谜刊三种·蹇盦谜存》(1931年)收录:

木兰不用尚书郎(唐诗一句)红颜弃轩冕(叶尔龄作。)

双茝室灯虎有2条见于其他谜刊:

楚子合诸侯于沈鹿(易经一句)志在随人(费源《群珠集》。)

妻妻妾妾(字一)秦(又一村居士《灯谜偶存》(1818年):妻妾成双(字一)秦。)

少云谜有2条均见于又一村居士《灯谜偶存》:

註(易经一)主人有言

鲍(易经一)包有鱼

《小说林》与《新小说》、《绣像小说》、《月月小说》并称为中国近代四大小说杂志,研究者大多着眼于《小说林》上所刊载的小说和小说理论,而不会去注意研究上面的灯谜。笔者经过初步的考证,得出一些结论,同时也相信《小说林》里的谜作者大多出于苏州地区谜家之手。这本身与南社也存在一定的联系,薛凤昌和金松岑都是南社创始人柳亚子的老师,而文中所提及的黄人、徐枕亚也是南社社员。如果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对其谜作者进行挖掘整理,从而为中国近代灯谜史提供佐证资料。


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灯谜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。
友情链接:长安文虎社 | 上海灯谜网 | 南通群艺网 | 浦东灯谜网 | 辽宁灯谜网 | 红头船谜社 | 中华灯谜文化网 | 石狮灯谜网 | 保定灯谜网 | 谜材网 | 苏州灯谜网 | 南京灯谜网 | 风云谜社 | 游子呤谜社


技术版权:大师网 声明:本网所发信息若涉及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断开链接。联系人电子邮箱:296412087@qq.com

Copyright 2011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