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谜家事迹 >> 中科院退休专家朱旭铭想为谜语构建理论框架
中科院退休专家朱旭铭想为谜语构建理论框架
来源:合肥晚报 2018.5.12  时间: 2018/5/15 23:06:17

原标题:中科院退休职工想为谜语构建理论框架


今年73岁的朱旭铭,退休前是中科院智能机械研究所的骨干成员,从小热爱灯谜、身为“庐州灯谜”第二代传承人的他,退休后,想利用自己在理工、计算机、人工智能方面的思维方式,尝试着构建灯谜在人工智能方面发展创新的理论框架……

“汉字太博大精深,但我愿为之付出努力,也希望未来能实现。”这是朱旭铭身为“发烧级”灯谜爱好者的心声。

顽童读书

初见年逾七旬的朱旭铭,人们一般都不会想到,他曾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、中科院的科研人员,他更像是位“隔壁老汉”。

“我老家在江苏省丹阳县(现在的丹阳市)珥陵镇。”年过七旬的朱旭铭介绍着自己的故乡生活:“小时候非常顽皮,下地逮昆虫,上树掏鸟窝,不会游泳敢下水。”

在白云街实验小学上学期间,他学习成绩一般,但转学到珥陵小学上学以后,就有了很大的变化:爱看书了。

《中国少年》《儿童时代》等杂志成为朱旭铭小学的平常读本。

小学毕业时,朱旭铭自读或借助字典已经读完了东周列国故事、中国寓言故事、《聊斋》《水浒》《三国演义》。

立定目标

“在我没上学前,没上过学的母亲经常在我身边讲一些故事,让我心里就充满了好奇和遐想。在学生时代,这些口口相传的故事又再次出现在我的读本里。神奇!我母亲的启蒙真是伟大!”回忆起学生时代,朱老一下睁大了眼睛,投射出异样的光芒。

初中时,朱旭铭对文史哲,特别是历史产生了极大的兴趣:“我的作文从小学到初中从来没烦过神,经常作为范文朗读。”谈到初中的学习,朱旭铭老人记忆犹新。

1961年考上江苏省丹阳中学后,他在丹阳县图书馆办理了学生借阅证,以每周两本的速度,阅读了大量的中国和苏联的文学名著。他还向在上海的哥哥提出,将《人民文学》《新观察》定期寄到丹阳以供他阅读。由于理科成绩特别优异,朱旭铭感觉可以在自然科学领域有所作为,并立下了为祖国航天星弹发展做贡献的志向,为此,他订阅了《航空知识》《数学通报》。

组织猜谜

而最让朱旭铭感到骄傲的是,他和同学一起组织了灯谜社。

“小时候,每逢春节元宵,丹阳都要举办猜灯谜活动。我从初三开始,都会参与,一般都会猜中两三条,并且开始关注每日一次的《新民晚报》的‘今宵灯谜’栏目。上了高中,我就琢磨着找制谜的窍门。”1965年元旦,以朱旭铭为核心的学生灯谜小组,模仿“今宵灯谜”开始制谜,让同学们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新年。朱老对自己高中时期所作所为感到惊讶,“就是现在回到老家,还有我的学弟们记得当时在学校的猜谜景况”。

自学养成

而高中的这段时间,也让朱旭铭发现了自己的知识短板:没有更多的古文、古诗词知识储备,“等到发现,再进行恶补,已经有些晚了”。

已年逾七旬的朱旭铭这样总结自己的中学学习:“初中决定了一个人整个文化的基础,而高中将取决一个人未来的发展方向。”

1965年,朱旭铭经过慎重选择,放弃了家人要求他报考中国医科大学的志愿,选择了清华大学自动控制专业。

上了一年多时间,19668月,他回到老家一段时间,又有了可遇而不可求的读书机会:一位同乡同学将中国古典藏书委托他代为收藏,让他感受到了中国古典文学的博大精深。回到北京后,他通过在北京有文化背景的同学,又阅读到了大量的西方文学名著。

他形成了自己的判断:知识总有用到的时候。因此,他自学了高等数学、物理和英语。

落户安徽

1970年,朱旭铭即将毕业时,被提前分配到安徽省阜阳插花庙农场。1年后,他被分配到合肥市无线电三厂(现含山路与淮河路交口东南角),从事“江淮收音机”的生产。

“我们被称为‘老五届’,分配到工厂是工人身份,没有学到更多的专业知识,但我没有放弃学习。”朱老回想在工厂的经历,仍感慨不已,“更多的是思考怎么把理论和实践更好的结合在一起。”

1978年,全国科学大会召开,已身为技术员的朱旭铭调到了位于科学岛的中国科学院,深感“身份尴尬”,于1980年上了合肥工业大学数字信号处理专业的研究生。

再遇谜人

也就在1981年,合肥市工人文化宫灯谜研究组成立,并开始开展灯谜活动。

1982年的春节大年初三,朱旭铭偶然路过正开展灯谜活动的合肥市工人文化宫,一下激起了他学生时代的兴趣。

“我清楚地记得,每个人一次性只能猜5个,结果,我先猜中了5个,去兑奖,又猜中了5个,再去兑奖,一下引起了灯谜组织者范淑敏大姐的注意。”年逾七旬的朱老提起旧事,“哈哈”地笑了。

经范大姐介绍,朱旭铭与全国著名灯谜大家吴仁泰认识,还是经范大姐邀请,朱旭铭加入了合肥市工人文化宫灯谜研究组。

和吴仁泰先生接触后,朱旭铭就感觉到制谜的高下,就有了拜吴先生为师的想法。

初入谜界

1982年的5月,朱旭铭随灯谜研究组赴九江参加“匡庐谜会”,并以现场即兴制谜“旭日东升鸿鸟飞”(谜底:九江)获佳谜奖。

“这次能到九江参会非常不容易。范大姐拿着盖公章的红头介绍信到我单位替我请假,幸亏中国科学院有与地方加强联系合作的要求,所以获得允许,记得当年也有谜人因为单位不准假而未能成行者。”朱老至今仍十分珍惜这次对他产生了重要影响的谜会。

回到合肥,朱旭铭向吴仁泰先生提出了拜师的愿望,但吴先生只回答:“小朱啊!我们是谜友,谜友。”

拜师遂愿

1986年,中科院成立了合肥智能机械研究所,下设相关工厂、公司,朱旭铭作为主要负责人,为科技成果产业化而奔忙,出差成为常态,甚至常驻外地。

由此,他参加灯谜活动日渐减少,对灯谜也是“看得多,做得少”。每周的灯谜交流也几乎停止,“但和范大姐仍保持沟通”。

2000年,朱旭铭担任了合肥市灯谜协会的副会长。2006年,61岁的朱旭铭退休。

2009年春,85岁的吴仁泰先生收朱旭铭、陈清远、吴家宏等3人为徒弟,后者成为“庐州灯谜”这一非遗品牌的第二代传人,朱旭铭了却了27年来的心愿。

畅想未来

2010年以后,朱旭铭完全有时间投入到合肥市的灯谜活动中,他撰写了大量的评论文章,对谜坛新人、代表性谜作、谜坛谜风进行了理性的分析,这些文章总计有十几万字,有的暂未发表,有的已经发表,其中不少还引起了当代谜坛的关注和争议。

“我是理科出身,很注重数理内在逻辑的分析,只对谜不对人。”朱老坦陈自己的观点,“在制谜过程中,谜目也应有纲、目、科关系的界定范围,一条合格的谜在同一谜目下的谜底应是唯一的”。

现在,最让朱旭铭痴迷的是,近几年来,他正利用一生所学,特别是他在计算机人工智能领域所掌握的理论与实践,进行跨界研究,建立灯谜理论框架,为未来做准备。

健康自知

对于自己的健康,朱旭铭也有自己独特的一套认识。

他认为,人的身体自有一套平衡系统,平衡一打乱,身体可能就会出现一些状况,“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,在学会基本医学常识的前提下,可以基本判断身体的状况。真有病了,也不能讳疾忌医”。

“别看我这么瘦,身体基本没病。以前搞科研熬夜,抽烟抽得厉害,平均每天两包。现在年龄大了,医生告诫我要戒烟,我正慢慢戒掉,现在已控制在平均每天8支。不能猛地一下戒,不然会打破身体内部的平衡。”朱旭铭凭着对自己身体的感觉,理性地、有计划地实施着自己的戒烟方案。

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灯谜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。
友情链接:长安文虎社 | 上海灯谜网 | 南通群艺网 | 浦东灯谜网 | 辽宁灯谜网 | 红头船谜社 | 中华灯谜文化网 | 石狮灯谜网 | 保定灯谜网 | 谜材网 | 苏州灯谜网 | 南京灯谜网 | 风云谜社 | 游子呤谜社


技术版权:大师网 声明:本网所发信息若涉及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断开链接。联系人电子邮箱:296412087@qq.com

Copyright 2011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